秦岭:倾听心灵复苏的声音

   秦岭(左二)和心理志愿者在藏族群众家中采访2008年起,作家秦岭走过了中国的大部分经历灾难的地区,有些地方至少去了三次,比如汶川地震灾区。 “在这片曾经祥和、宁静的大地上,死亡、失踪人数超过8万,受伤人数近40万,而遭受心理创伤的人数超过465万。

   也就是说,遭受心理创伤的人数是死亡、失踪人数的近60倍。

   ”在最近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走出“心震”带》中,他写道。 书中还有许多数字:中国的心理和精神疾病已超过心血管疾病,排在疾病负担首位,占%;2008年至2018年,我国因灾死亡人数达万,受灾人口近一亿;调查显示,约20%—40%的受灾人群出现轻度的心理失衡,30%—50%的人会出现中度或重度的心理失调,在灾后一年之内,20%的人出现了严重心理疾病……这些都是秦岭从各种国内外的报告、调查、中科院心理所专家处获得的数据。

   《走出“心震”带》属于中国科学院、中国作协、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共同部署的“创新报国70年”大型报告文学丛书项目之一,目的是聚焦创新报国主题,回顾我国70年重大创新成就,展现杰出科技工作者群体风貌,倡导科学精神、奉献精神和创新精神,弘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理想主义。

   在引人瞩目的科技大项目、大事件、大工程选题中,秦岭选择了似乎不太起眼的属于心理科学范畴的灾后心理援助选题,一头扎了进去。 “《走出“心震”带》要呈现的,就是以中科院心理所、中国心理学会为主导的全国心理工作者和广大心理志愿者在不同的灾区与‘心震’博弈、相持、决战的故事。 那一场场被称为灾后心理援助的‘战役’坚持了十年,至今仍在继续。 所有的剑拔弩张、闯关夺隘和枪林弹雨,我大体都在《走出“心震”带》中做了尽可能的展示。 ”秦岭说。 那么,从2008年至2018年,有多少心理专家和志愿者走进过各处灾区?中科院心理所给他提供的数据是:两万多人。 从汶川地震开始,这支特殊的队伍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几乎覆盖了全国所有的灾区。 记者了解到,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以后,秦岭出版过一部小说集《透明的废墟》,收录了《透明的废墟》《阴阳界》《流淌在祖院的时光》《心震》《相思树》等作品。 其中《心震》被西南科技大学纳入《人格心理学》辅助读本。 在这一系列中篇小说中,他试图通过虚构和想象走进死难者和幸存者的内心。 2018年,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透明的废墟》精装版再度面市。

   同年8月16日,秦岭选择从北京市朝阳区林萃路16号院,也就是中科院心理所的所在地出发,重返灾区,沉重的行囊里有新版的《透明的废墟》。

   “我宁可认为,此行,是从心灵的废墟上,再次寻找透明。 ”之后,他不断地走进北川、绵竹、什邡、德阳、舟曲、盐城、天津港、沁源、大同等地震、爆炸、火灾、矿难灾区,同时查阅国内外70多种图书和资料,走访了350多位当年参与灾后心理援助的心理工作者、志愿者和死难者家属,整理采访笔记达60万字。

   也是在一次次采访中,他走近了心理工作者,也得以近距离、真实地看到、触摸到那些经历灾难并再度归于平静的人们的生活。 他和他们在一张桌上喝酒、聊天,见过他们毫无掩饰的笑容,也见过他们不能抑制的痛哭流涕。

   中科院心理所原所长张侃告诉他:“人类相关的任何一场灾难,遭受心理危机的人数,往往数倍甚至数十倍于遇难人数。

   如果不及时提供灾后心理援助,任凭PTSD(灾后应激性障碍)蔓延,后果不堪设想。 ”在《走出“心震”带》中,秦岭记录下自己的所见所闻。

   不需要文学意义上的赋比兴,夸张、比喻、排比等修辞手法,如实的记录自然有其力量。

( 发布日期:2020-04-07 17:04 )